gofanny@126

一、半个天下:伊斯法罕 (三)看不尽的清真寺

光圈ai漫游:

(三) 看不尽的清真寺


清真寺是作为穆斯林的礼拜场所,是伊斯兰教的标志。在伊斯法罕,我们看尽了这种极富艺术色彩的宏伟建筑。


1047年,塞尔柱王朝(Seljuks)定都伊斯法罕。在随后的180年中,宏伟的几何风格建筑风靡一时,大量杰出的典范留存下来。我们参观过的清真寺包括聚礼清真寺(Jamhe Mosque)、沙阿清真寺(Masjed-e Shah)、谢克洛弗拉清真寺(Masjed-e Sheikh Lotfollah)和阿里卡普宫(Kakh-e AliQapu)等。我们深深被这种极富美感的建筑而震撼。


聚礼清真寺(Jamhe Mosque)坐落在老城区的东北角,是名副其实的伊斯兰教博物馆。它的建筑风格从塞尔柱时期优雅的几何风格到蒙古时期,再到更加偏向巴洛克风格、精美的萨法维时期,包罗万象,是伊朗最大的清真寺。仅仅是见到它的外墙,我们就沉醉在了艺术海洋里。墙面以蓝色、绿色等清丽的为主色调,上面绘以复杂的装饰图案,有几何图形、花草和各种波斯文字,令人眼花缭乱。


这是典型的波斯院子,主庭院周围是四个风格形成对比强烈的iwans(朝向庭院的带穹顶大厅),中央是模仿麦加的净身泉,据说过去想要到麦加朝圣的信徒先要到这里熟悉仪式。四面的iwans各有特色,线条精美流畅,有着精美的砖结构圆顶,富有几何美感,并给人一种庄重的神圣感。我们这些不信宗教的人,也想学着信徒门虔诚的把自己的思想交给神灵。


伊朗的景区基本都保留了午休时间,不到11点守门人就开始往外请人,我们只好匆匆赶到下一个地点。伊玛目广场云集了更加著名的清真寺,谢克洛弗拉清真寺是之中的典范。谢克洛弗拉清真寺建于1629年,是萨法维时期的阿拔斯一世修筑的。我们穿过幽暗狭窄的走廊,眼前豁然开朗,浮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个视觉奇观:巨大的黄色圆形穹顶,布满了蜂窝状的图案,以中间为圆心象四周展开,犹如一个缤纷的万花筒,又象一朵绽放的花朵。光线透过雕花窗投射进来,若隐若现,犹如神光。也许旅行者臣服于它的绚丽之下,lonely planet选择了它作为伊朗的封面。



在伊斯法罕的其他地区,大街小巷里,我们都见到了大大小小风格迥异的清真寺。有些是供游人参观,有些是当地信徒祈福的场所。每一座清真寺都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我在思考,要什么样审美才能修筑出如此精美的建筑,是当权者对神的敬畏还是对艺术的追求。那些工匠们又是怀着怎样的崇敬之情一刀一划的雕刻出这精美的花纹,涂上绚丽的色彩?这些清真寺不仅给了信徒们精神寄托,也给后世留下了一笔宝贵艺术的财富。反观国内那些新修建的或奇异或千篇一律的房屋,百年之后能留下些什么呢? 




眼花缭乱的清真寺穹顶:


一、半个天下:伊斯法罕 (三)看不尽的清真寺 - 光圈ai漫游 - 光圈的旅行笔记本


 


一、半个天下:伊斯法罕 (三)看不尽的清真寺 - 光圈ai漫游 - 光圈的旅行笔记本


 


一、半个天下:伊斯法罕 (三)看不尽的清真寺 - 光圈ai漫游 - 光圈的旅行笔记本


 


一、半个天下:伊斯法罕 (三)看不尽的清真寺 - 光圈ai漫游 - 光圈的旅行笔记本


 


一、半个天下:伊斯法罕 (三)看不尽的清真寺 - 光圈ai漫游 - 光圈的旅行笔记本


 


一、半个天下:伊斯法罕 (三)看不尽的清真寺 - 光圈ai漫游 - 光圈的旅行笔记本


 


清真寺大门:


一、半个天下:伊斯法罕 (三)看不尽的清真寺 - 光圈ai漫游 - 光圈的旅行笔记本


 


一、半个天下:伊斯法罕 (三)看不尽的清真寺 - 光圈ai漫游 - 光圈的旅行笔记本


 


一、半个天下:伊斯法罕 (三)看不尽的清真寺 - 光圈ai漫游 - 光圈的旅行笔记本


 


一、半个天下:伊斯法罕 (三)看不尽的清真寺 - 光圈ai漫游 - 光圈的旅行笔记本


 


一、半个天下:伊斯法罕 (三)看不尽的清真寺 - 光圈ai漫游 - 光圈的旅行笔记本


 


一、半个天下:伊斯法罕 (三)看不尽的清真寺 - 光圈ai漫游 - 光圈的旅行笔记本


 


一、半个天下:伊斯法罕 (三)看不尽的清真寺 - 光圈ai漫游 - 光圈的旅行笔记本


 


一、半个天下:伊斯法罕 (三)看不尽的清真寺 - 光圈ai漫游 - 光圈的旅行笔记本


 


一、半个天下:伊斯法罕 (三)看不尽的清真寺 - 光圈ai漫游 - 光圈的旅行笔记本

 

一、半个天下:伊斯法罕 (三)看不尽的清真寺 - 光圈ai漫游 - 光圈的旅行笔记本

 

一、半个天下:伊斯法罕 (三)看不尽的清真寺 - 光圈ai漫游 - 光圈的旅行笔记本

 

一、半个天下:伊斯法罕 (三)看不尽的清真寺 - 光圈ai漫游 - 光圈的旅行笔记本

 

一、半个天下:伊斯法罕 (三)看不尽的清真寺 - 光圈ai漫游 - 光圈的旅行笔记本

 

一、半个天下:伊斯法罕 (三)看不尽的清真寺 - 光圈ai漫游 - 光圈的旅行笔记本

 

一、半个天下:伊斯法罕 (三)看不尽的清真寺 - 光圈ai漫游 - 光圈的旅行笔记本

 

一、半个天下:伊斯法罕 (三)看不尽的清真寺 - 光圈ai漫游 - 光圈的旅行笔记本

 

一、半个天下:伊斯法罕 (三)看不尽的清真寺 - 光圈ai漫游 - 光圈的旅行笔记本

 

一、半个天下:伊斯法罕 (三)看不尽的清真寺 - 光圈ai漫游 - 光圈的旅行笔记本

 
一、半个天下:伊斯法罕 (三)看不尽的清真寺 - 光圈ai漫游 - 光圈的旅行笔记本  

一、半个天下:伊斯法罕 (三)看不尽的清真寺 - 光圈ai漫游 - 光圈的旅行笔记本

 

一、半个天下:伊斯法罕 (三)看不尽的清真寺 - 光圈ai漫游 - 光圈的旅行笔记本

PP鲁:

贪玩的孩子难以抑制拥抱大海的兴奋,在激冷的海水里翻滚个不停,早已听不进旁边老爸的敦敦叮嘱。 Manly Beach, Sydney. 2014.2.21.

梵蒂冈的四教皇日

行者-BLOGBUS:


2014年4月26日,从上海出发,12小时后飞机降落在罗马达芬奇机场。到达罗马已经入夜,下了飞机完全没有时差感。达芬奇机场小可怜,都不及国内某些三线城市火车站。据说二战使用至今,质量上有足够保障。当地时间是4月27日,白天梵蒂冈刚刚完成封圣仪式,教宗方济各同时为两位已故教皇同时封圣可是件轰动世界的宗教大事。24国天主教领袖也齐聚于此。当晚意大利电视台滚动播出封圣新闻,什么都没听明白的情况下,依旧被画面震撼了一把。


个人的宗教倾向从未明确,听到能遇上难得一见的历史景象还是十分欣喜雀跃的。当然,与之而来的担忧是:聚集在梵蒂冈和罗马的人史无前例的众多,这可能会导致我们第二天无法顺利进入梵蒂冈。



神爱世人。不仅爱护教徒,也眷顾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游人。去之前被吓到说会人山人海,百万教众拥堵梵蒂冈各个出口之类的谣言,结果第二日比想象中的顺利。除了严密的安检和人流管制外,并未见惊人的拥堵状态。再说,见识过上海世博会的少年会是那么容易被人海吓到的嘛……


由于27日的封圣仪式,原定的例行弥撒被延迟到了周一。这不,我们一行又摊上百年难遇的大事儿了。



教宗一般为终身制,而这个习俗在上一届教宗本笃十六世身上出现了状况,他是第一位“退休”的教皇。因此,两位教宗同时主持弥撒,这在以前是完全不能发生的事情。身为游客可以身临弥撒本已幸运,遇到这样特殊的弥撒更是难能可贵。唯一遗憾的是,本身是冲着圣彼得大教堂和西斯廷教堂去的,结果误打误撞的遇见弥撒,进不了教堂。不过人不能贪心,教堂可以再来,四教皇同时出现的盛世可不知有身之年还会再有否。



教皇出没,必须加倍戒严。梵蒂冈外,来自瑞士的卫兵身穿米开朗基罗设计的蓝,红,橙三色相间的“歌剧军服”,守护着每一个出入口。瑞士的卫兵从中世纪就以其敬业精神为人乐道,而教廷更因瑞士卫兵顽强守信的品德而对其信赖有加。不过也并非所有瑞士卫兵都能作为梵蒂冈的守卫,卫兵必须是天主教徒才行。



从贝尔尼尼设计的环形柱廊侧面过安检进入,整个教堂被人潮包围。教堂位于圣彼得广场的中轴线上,教堂前的中央位置穿着白袍的便是现任教皇方济各,两边分别是红衣主教,以及五十四国领袖即外交代表。距离很远,看不清本笃十六世在哪里,但是在圣彼得教堂外墙上,分别挂着此次封圣的若望二十三世及若望保禄二世的照片。



圣彼得大教堂作为梵蒂冈最重要的建筑物,建造也是历经波折。最初版本由公元326年康斯坦丁大帝下令完成。公元1300年乔托只做了马赛克多联画屏。1452年教皇尼古拉五世决定改造教堂,他死后,工程停滞。后来尤里乌斯二世又下令重建教堂,建筑师勃拉芝特提拆除了整个教堂,包括好不容易建造起来的穹顶。尤里乌斯二世死后,教堂才刚刚完成四根立柱和拱券,用来支撑未来的穹顶。新的教皇青睐拉斐尔,和小桑迦洛合作设计了一堆没有动工的图纸后,还未怎么开动,拉斐尔就过世了,又恰逢查理五世洗劫罗马。工程再度叫停。



一直折腾到1547年,教皇庇护三世,从佛罗伦萨找来米开朗基罗。米开朗基罗在这里干了20几年,直到去世。教堂的鼓座和三个主要半圆拱顶才基本完成。最终米开朗基罗谁的双穹顶只能由后来的德拉·波尔塔来实现。1607年,卡洛·马代尔诺接受了剩下的工程,教堂才终于完工。而贝尔尼尼设计的柱廊则于1666年竣工完成。



每列柱廊上都有一尊圣人。140位石砌的圣人造像,他们交缠盘绕,各司其职,听从上帝的指示。



石灰岩柱廊双拱形成广场。这个广场是世界上最出名也是最壮丽的都市空间,椭圆形加一个梯形的设计不仅仅带有人流缓冲作用,更是一个跨越世俗与神权的分界。教徒们安静地拥簇在一起,站在这个宛若张开手臂拥抱大地的门廊中央的广场上。



圣彼得广场中心竖立着罗马皇帝卡里古拉从埃及带回的方尖碑。



在方尖碑的两侧,有两个象征孕育滋养的喷泉。上层呈蘑菇状,下层称钵状。其中一个刚刚完成修缮,还不能喷水。在法国的协和广场有这两个喷泉的仿制品。



绕着广场转上一圈,三百六十度完全无死角的广场,聚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信徒。或站,或坐,或挥动教皇旗帜,或身披国旗……



立体音响里传出教皇低沉平稳,富有抚慰人心的魔力声音,随着教皇的指示,原本还会闲散交谈的教徒们,突然集体单膝下跪,鞠躬行礼。茫然无措的我们,直到教皇开始主持祷文,才反应过来发生什么。结果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为了赶在人潮退散前离开梵蒂冈,只能蹑手蹑脚地从原路偷偷溜出。而广场,教徒与游客形成鲜明对比。和那些行跪拜礼的虔诚教徒相比,我们应该是来自外世界的不速之客,还是速速撤离才好。


非常难忘的梵蒂冈之行。即便停留时间异常短暂,教堂内部也未参观,虽然并不能切身体会教众们此时此刻的   激动人心,但早已被这意外的宗教集会深深感动,为之折服。

美国国家旅游局:

飞机飞过天空,天空之城
落雨下的黄昏的我们
此刻我在异乡的夜里
感觉着你忽明忽暗

-- 天空之城

图片来自ins: travelportland

摄于波特兰

看到第一张图片的时候,耳边就想起了这首歌的旋律。

像一座建设在绿洲中的城市,演绎着自己的怪诞。

推荐:

先锋广场

胡德山

波特兰食品车(一大城市特色)

鲍威尔书店

波特兰日本花园

Yee 一只眼睛做梦:

流光溢彩


光像在流动,色彩溢出来!

有光有色就有了喜欢拍照的人的生活乐趣。
Tissamaharama去Ella的路上的某处


ps,金蓝偏振偶尔还是可以玩玩的,但仅限于玩玩···

Cocu Liu:

COLLAB with Gess

这张照片是我和墨西哥手机摄影师Gess合作完成的,剪影照片是他拍摄的,我做的双重曝光后期。Gess是我一直非常喜欢的摄影师,尤其他在Instagram上的#silhouettgess 剪影系列。我推荐大家关注一下他,Gess的Instagram ID:gess8

-

我的Instagram ID: cocu_liu